从小胃不好

……

    说是回学院收拾东西,祝明朗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可收拾的……

    大黑牙在牧场的饭票正好没有多少天了,吃了一个大冬天外加半个春天,祝明朗还以为自己的学分够它吃上更久的时间,谁知道黑沧暴龙就是一个大胃王。

    倒是很欣慰的是,在伙食完美跟上后,大黑牙的身上长出了锯齿鳍,这锯齿鳍锋利至极,在近身搏斗时可以轻易的割开一些大型生物的鳞皮,更可以造成伤口持续恶化的效果。

    祝明朗有拿一头咬死了幼灵的黑猪测试过,一旦被这锯齿鳍破了伤,哪怕只是一根手指的小伤口,黑猪也会在一个小时的功夫丧命!

    算是非常致命的身体利器了,包括大黑牙的獠牙,也具备了这种恶化伤口的能力。

    往后要是遇到难缠的敌人,先撕开它伤口,再进行慢慢消耗,等待其伤口恶化,也可以非常稳妥的完成狩猎!

    神木青圣龙则进行不断的练习,练习飞行,练习驱策之法,锻炼自身的体魄。

    它体型要比白岂大上几号,已经可以载着祝明朗在学院上空自如的飞行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它身上伤残的原因,一直没有能够觉醒新的能力,体格原本还能够再大许多的它,也好像停留在了飞鸟伪龙大小……

    它的翅膀由坚韧的铁叶青羽组成,比某些盾牌还要结实,但它身躯有些脆弱,防御能力太差,弱点与要害都非常多。

    这些祝明朗都已经在想办法弥补了,可还是因为残龙体质限制,再加上楠木难寻,发育上应该会出现许多不足。

    也只能够这样了,祝明朗知道神木青圣龙的成长之路更艰难,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
    好在神木青圣龙很勤奋,吃过苦的它从不会怠慢任何一次训练与实战,相信终有一天它会克服自己的先天受损,成就非凡。

    白岂的修行就很简单了。

    它本身就从冰虫到冰辰白龙完成了蜕变,要做的不过是安安稳稳的成长。

    好在它的成长速度极快,兴许不用到夏天,它就会进入成年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跟自己服用了灵域果有关……

    养龙拜金,这句话一点不假,祝明朗好不容易囤了点金银,感觉自己奢侈的春天就要到来了,谁知道过了一个季节,存款又所剩无几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白岂的成长资源非常昂贵,冰龙血脉、星风之法、苍龙玄术,要满足这三种血脉的材料稀少且价高,祝明朗就差千金买骨了,终于等到了符合的地宝,直接接近倾囊而出!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当初一咬牙买是值得的,眼下形势这么严峻,白岂早一天进阶,对自己和黎云姿都是保障,若硬靠时间来熬,怕还需要多个小半年……

    成年期之后,还有一次进化。

    是完全期……

    但不可能那么轻松了。

    前三个阶段,幼年期、成长期、成年期,都是龙宠自然的生长,哪怕没有天华地宝,没有灵域辅助,时间到了也会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但完全期就难说了,很多生灵到了生命尽头也未必会进化到这个阶段。

    神木青圣龙作为残龙,应该是无缘这第四阶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祝明朗,你终于要搬出去住了吗,唉,我们这些人层次终究还是太低,和我们住在一起确实有些掉身价。”说话永远带着一股酸味的陈柏说道。

    洪豪与李少颖见祝明朗在收拾行囊,也都从自己屋子里探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祝兄弟,学院里我有关系的,我让人弄一个大宅院,我们几个有真龙的住那里,继续做邻居?”洪豪很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钱。”李少颖苦着个脸道。

    黑蛟,吃金蟾蜍的,金蟾蜍在富人那里又是大滋补,那些捕捉金蟾蜍的农户卖得极高。

    李少颖每日奔波,根本没有时间跟同学们斗气了,成为了牧龙师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优越,反而感觉成了龙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那黑蛟,猛如虎,回头咋们一起做一项任命,我们五五分账,租金不就有了。”洪豪说道。

    “租??”李少颖翻了翻白眼,别人牧龙师,都是买宅的,怎么到自己这里要租宅啊……

    算了,算了,黑蛟的伙食咬紧,自己寒酸点没事。

    “我搬去黎家皇院,屋子的事,不错,你们给我留一间,租金我会给。”祝明朗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什么啊,这点小钱我洪豪为朋友还给的起。”洪豪说道。

    当初祝明朗可送给自己一枚魂珠,要没这颗魂珠,洪豪的大狼灵未必可以那么稳妥的化龙,这份情洪豪可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“洪豪,你难道没听祝明朗说的重点吗?”这时,陈柏幽幽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重点?”洪豪一脸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要搬到黎家皇院,那里是女君黎云姿的家……”陈柏嘀咕道。

    洪豪马上张大了嘴,下巴怎么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去看家护院……总之各位保重,不出意外我还会回来的,我家娘子经常出去打仗,一去几个月,我可以回来继续和大家一起学习,一起驯龙。”祝明朗笑了笑,虽然学院的气氛确实很惬意轻松,有些令人不舍,但这次是关系到了黎云姿安危,义不容辞!

    “祝明朗,其实我娘也说我,从小胃不好,吃不了太硬的食。咋们同学一场,能教一教我怎么端好这样的盛世软饭吗?”陈柏小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祝明朗都懒得理这个千年道行的柠檬精,和大家道了声别,便前往了城邦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了学院,路过白岩桥,祝明朗本想和卖桃丫头也说一声,可惜今天没有看到她,桃摊被一个卖松果的给占了。

    “念念呢?”祝明朗问那卖松果的大叔。

    “家里要她嫁人,好像是位经常出入画舫的公子喜欢她。谁知这丫头不识好歹,说看不上这种烂人,然后就自己跑城里躲起来了,现在不知去向……我家姑娘要有这命,我绑也要绑她到人家府上,做个妾也比这样劳碌好!”那松果的大叔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祝明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大的事,这丫头也不和自己说一声。

    自己三条龙的食材,有不少都是她奔波寻来的,这丫头嘴毒归毒,做事很牢靠。

    像这种事情,她一个丫头怎么处理得了,怎么也该寻求自己这样的尊贵牧龙师帮助,没把自己当朋友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了城邦,祝明朗想了想,还是决定找找这方念念这丫头,怕她一个女孩子挨了欺负。

    走向了灯河河街,祝明朗记得她不止一次跟自己说过,她喜欢春季中旬的河灯节,那份静谧与美好远比年庆更令她向往。

    所以祝明朗觉得她一定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河街人很多,即便飘着湿润的雨,也根本不妨碍祖龙城邦的女子们穿着柔美云裳,游逛着河灯浪漫。

    撑着一把伞,祝明朗在这莺莺燕燕之中找寻着这个离家出走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一个贫贱民女,别污了这景色,今夜可是有南氏大小姐来观河灯,我等在这里净街,自然不会让你这臭烘烘的小丫头跑进去。”一名街夫长守在入口处,没什么好脸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祝明朗在里面寻了一遍,还以为她已经享受其中了,哪知道这丫头被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方念念一脸羞怒,她作为凤堤镇的居民,自然是有资格进出祖龙城邦绝大多数地方,只因为她逃跑时匆忙,换洗的衣物都没带,身上钱财也不多……

    祝明朗走了过去,拦住了出言不逊的街夫长。

    这位街夫长见祝明朗有驯龙学院之徽,连忙行礼,不敢再那么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去买身衣裳,到附近客栈洗洗,要逛,就得美美的逛,你自己说的。”祝明朗像是捡到一只路边小野猫一样,不禁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只是太匆忙,没来得及换衣裳!”方念念不服气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倔,你的事情我听别人说了。”祝明朗说道。

    都快成一个小要饭的了,方念念这脾气还在那撑着。

    买了衣裳,

    换洗了一番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时间再做精致的打扮,不能够如愿的在头发上打几个漂亮的花结,方念念脸上已经有了难以掩饰的笑容与雀跃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入河灯长街,那街夫长没认出方念念,倒是认出了祝明朗,再次向祝明朗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狗眼看人低,哼!”方念念不忘回敬对方的贬低。

    那街夫长愣了愣,这才意识到眼前的活泼亮丽的丫头是刚才那个小贫女,尴尬的赔笑,被骂了也不敢发怒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黎家皇院,那边应该会给我安排侍女,我不太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,何况她们未必能够找到相匹配属性的食材……你要不想回家,就来给我做个牧龙小管家。”祝明朗问道。

    黎家皇院安排的侍女,多半有眼线。

    黎云姿自己在她的庭院中也不过只有一个霜儿侍女,再无其他人,祝明朗让黎云姿安排也不合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