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盗

“你要回来我更放心,不然在外面挨人欺负,你叔我心里不难受吗,放牛放羊没什么不好的,牛吃草,你睡觉,你睡醒了,它吃饱了,回家和孩子老婆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,你怎么没娶老婆?王婶好像对你很关心,她正好也当了寡妇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没看上她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城邦的女孩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惦记城里啊,行了,我知道你什么尿性,回头我们还是把它们卖了,给你买条幼龙。”

    “叔,再多十倍,也买不起一头幼龙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买个媳妇吧,王婶女儿其实还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了池湖,天已经半黑了,村子口的灯火难得没有点亮,应该是怕灯火吸引远处的妖怪进来。

    妖怪可不是野兽,它们不怕光亮的,这样做是明智的。

    看到村子里的人终于有防范意识了,李少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走入村口,里面有些黑,展大叔突然拉了李少颖一下,然后神色凝重的指了指他们脚下。

    李少颖低头一看,脸色也变了!

    是血迹!

    村口有一大滩血迹,而且明显不是杀鸡宰羊的形状,是那种喷溅开的,李少颖仔细看去,发现村口的篱笆围墙上竟然也有,夸张的散开。

    李少颖再往前走了几步,用手掀开了一块大木板,木板下赫然盖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,他瞪大着瞳孔,死前的痛苦在这张扭曲的脸和这双眼睛里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死人!!

    是村子里的伐木大哥,他也算是身强力壮,却死得这般凄惨,而且死在村子口!

    食人妖……

    食人妖出现了!!

    李少颖吓得连连后退,正要拉着展大叔逃跑时,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了那些大娘们在池湖边夸赞自己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并非是她们话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,而是一想到她们会被全部杀死,内心更是挣扎!

    跑还是救?

    要救,自己拿什么来救??

    咬着牙,李少颖恨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成为牧龙师,不然就可以冲进去把那头食人妖给揪出来狠狠的踩死了!

    “嘿,这里还有两个活人。”水车处,忽然有人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火把突然间点亮了起来,将村口与村子照亮,李少颖很快就看到了不少人正朝着这里走来,他们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长刀。

    李少颖起初以为是官兵,官兵已经赶到了来这里搜救,可看到这些人的着装打扮,脸色更加惨白!

    不是官兵……

    也没有食人妖……

    是强盗!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差点就有漏网之鱼,将他们两个拖进去。”一个横肉如屠夫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几个拿着刀的强盗就将李少颖和展大叔给架了进去,并将他们手脚都捆绑了起来,让他们和村子里其他人都跪在地面上……

    李少颖望去,发现那些大娘们也都跪在地上,满脸是眼泪却不敢发出哭声。

    而村子里的男人们被捆绑着,屋子前还有几具血淋漓的尸体,显然是与强盗们搏斗过,但最后都被杀害了!

    尸体应该还不少,有些被丢到了屋子后面,少说二三十人,场面实在血腥可怕。

    李少颖有些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“老二,还是你聪明啊,现在官兵们都在追捕食人妖,根本管不了我们,我们这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洗劫,得的钱够我们逍遥快活一辈子了!”那位屠夫模样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快活一辈子不好说,我现在先快活快活。”那位二当家猥琐的笑着。

    说着这番话,他走到了王婶的旁边,然后将被王婶保护在后面的少女给直接拖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去屋里,去屋里,别惹其他弟兄上火,耽误时间还是会出事情的。”那屠夫老大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在这!”那二当家开始撕扯少女。

    “好汉好汉,求求你们放过我女儿吧,你们这样让她以后怎么活啊!”王婶沿着地,爬了过去,拼命的护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给我老实点,不想死的话!”那二当家一脚踢开了王婶,怒吼一声道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抓着少女的脚踝,几乎要将她倒提起来,少女吓得已经连魂都没有了,更不用说挣扎嘶喊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,我把你们全杀了,官兵也会以为是食人妖做的,想活命,就都给我乖乖听话!”那二当家阴狠如一头豺狼,脸上也长满了毛发。

    一时间,没有人再敢吭声了,他们埋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少颖,少颖,你不是牧龙师吗,你救救我女儿,你救救她!”王婶有些疯狂了,他朝着李少颖喊道。

    “牧龙师??”一时间,那屠夫老大和二当家都将目光落在了李少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想到这个小村庄会有牧龙师,而且还是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放开她。”李少颖终究还是站了起来,他实在无法忍受接下去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牧龙师??”那二当家显然对这个很感兴趣,他放下了那少女。

    “是!”李少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召个龙我看看。”那二当家眯着眼睛,一副根本不惧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倒不是强盗不害怕牧龙师,而是如果李少颖是牧龙师,怎么可能任由他们捆绑,二当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驯龙学院的学生,你们要么现在离开,我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,要么你们杀了我。驯龙学院从来都不会忽视任何一个学生的性命,更不可能分不清是食人妖作案,还是强盗作案,我死在这,你们一个都别想跑。”李少颖深呼吸一口气后道。

    那屠夫老大皱起了眉头,其他强盗们也小声的交流了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他们这种强盗是不敢惹牧龙师,更别说是驯龙学院这样的威严组织,李少颖这番话对他们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一名没有真龙的学子?”那二当家浮起了笑容,看着李少颖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李少颖知道自己装成牧龙师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“李少颖,你原来没有龙啊,那你和我们说你回来保护我们??”周大娘有些愤怒的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指望你救我们,你没有龙你说自己是牧龙师??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绝望时的指责,李少颖更痛苦的咬紧了嘴唇,唇都破了,血也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土匪的孩子就是土匪的孩子,我们当初就不应该给你口饭吃,到头来我家男人还被这群丧尽天良的土匪害了。”周大娘有些怒狂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?”李少颖愣住了。

    什么土匪的孩子?

    自己父母不是因为牛羊丢失,买不起棉衣在冬天生了病病死的吗?

    李少颖惊愕的望向自己身后的展大叔。

    难道是叔叔一直骗自己?

    事实上李少颖四岁前的记忆与展大叔后面灌输的事情确实有出入,只是村子里其他人也那样说,他也逐渐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被你一打搅,没了兴致。大哥,让弟兄们把他们都杀了吧,尸体就扔到荒郊野外去,给那些狼啃了,驯龙学院有通天的本领也别想找到原因。”那二当家扣好了衣裳,冷冷淡淡的对那位屠夫老大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,那我先从这牧龙师下手刀了,老子这辈子什么人都杀过,就是没杀过牧龙师,哈哈哈哈!”屠夫老大提着那血淋漓的大刀走来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全部都哭喊了起来,他们咒骂声变得更凶,有骂这些强盗丧尽天良的,也有骂李少颖多管闲事的,就让那二当家发泄,他们这些人就不用都死了。

    面对大屠刀,李少颖也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,他也就是一个少年,哪里真见过这样的杀人匪徒,越靠近,他越恐惧。

    屠夫老大已经到了李少颖面前,李少颖已经双腿发软,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往前站,挡在了李少颖和屠夫老大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,实在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都在用一种非常粗糙的方式照顾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脸都不蒙,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活口吧。”展大叔面对着屠夫老大,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聪明人啊。有食人妖这种东西在,当然是全杀了,丢给它们最好不过。”那豺狼二当家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东西啊,不会又是一个什么牧龙师,叫头牛过来给我们表演下腾云驾雾?”屠夫老大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着这番话,屠夫老大将那屠刀放在展大叔的脸上,重重的拍了两下,发出可怕的响声,犹如屠夫即将刨肉!

    只是展大叔目光没有闪躲,他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上一个这样拍我脸的人叫黎英,我斩了他三条龙。”展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黎英又是谁,一个放牛的在这跟我们装什么人物,我这刀剁肉从不钝!”屠夫老大冷笑着,手中的大刀已经往后抡起。

    展大叔立在那里,一双棕色的眼睛突然焕发着凌厉光芒!

    “隆隆隆隆隆!!!!”

    水车开始剧烈的转动,通过村口的火光可以看到那池湖剧烈的转动着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出。

    水位开始猛降,下降到了只有一半的位置!

    “轰!!!!”

    满满的池湖恐怖的炸开,就看见一头黑蛟从爬了出来,它将那一栋楼房大小的水车给撞得粉碎,沿着村口横冲直撞……

    这黑蛟速度太快了,那屠夫老大的刀还没有抡满,黑胶就已经到达它的面前,并且像蟒咬幼鼠一般,竟然把凶狠的屠夫给直接叼甩了起来。

    屠夫老大飞到高处,笔直的落了下来,而整个时候黑蛟张开了口,任由这屠夫滑入到它冗长的食道中!

    生吞!

    这位屠夫老大在众目睽睽下被黑蛟生吞了,人们清楚的看到屠夫身形印在黑蛟蠕动的胃里,还在拼命的挣扎!

    黑蛟浮空,身躯湿淋淋,盘踞在了村庄上方,那火盆晃动的火光甚至无法将它体型完全映出,还有一半藏在了黑暗中……

    展大叔站在那里,目光冷漠,他此时的气息与半空浮龙完全一致,睥睨着这群毫无人性的强盗。

    李少颖看得呆住了,眼睛满是震撼。

    “少颖,世间没有人会传承匪徒血脉,只有黑暗肮脏的人性会蔓延。”展大叔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放牛娃也好,牧龙师也好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李少颖做个堂堂正正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