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妇邪蛛

……

    南烨等人发现的魔灵是在偏西面,是在一片巨林的边缘,找到了一群吃掉了一个伐木场苦工的魔物,离红莲城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既然做了这里的坐镇老师,这件事当然不能坐视不理,尤其是有些伐木苦工似乎还有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让南烨和南氏子弟的人带路,祝明朗以老师的身份前往他们这群学员说的伐木场。

    巨林边缘没有多少绿色,枯干屹立在平坦的大地上,干枝在灰色的天幕下交错,伐木者一般也会选择在这个季节进行大量的砍伐,毕竟可以不用处理那些繁杂的枝叶。

    伐木场隶属于红莲城、矮山城、清流河城三大城池,是一座较大规模的伐木林场,而所谓的苦工劳役,其实也不是平民,而是一些犯了大错被贬,亦或者几大城池的犯人,被集中到这里做劳役!

    所以此处其实是有官兵在把守的,几百名劳役犯人若是凝聚起来,也可以引起不小的暴动。

    “也只有千年以上修为的魔,才可以在这样一个大伐木场中为所欲为。”祝明朗说道。

    有几百名劳役,更有不少拥有武器的官兵,哪怕出现一些几百年修为的妖怪,应该也会被这些人给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魔灵强大,超越肉体凡胎不知几个级别,可谓刀枪不入,所以才不惧这些手上有柴刀的苦役。

    “该魔闯入这里,开始杀人,官兵和苦役们都被吓得魂飞魄散,于是四散逃窜,尤其是那些本就有罪的苦役,他们虽然戴着镣铐,但也有很多趁机逃走,结果……”南烨指了指那些沿着森林一点一点铺开的血迹。

    结果被其他小妖们给分食了。

    魔灵显然也不是单独行动,它们周围往往会有一些小妖聚集,这样一起狩猎的话,魔灵吃肉,小妖喝汤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,知道它们的落脚点吗?”祝明朗问道。

    南昭冰冷哼一声,根本不愿意作答。

    祝明朗看了一眼这位将满脸的不屑全部写在脸上的青年。

    在这装什么狂傲啊,有能耐自己去解决那头食人魔灵啊,跑自己这来求救?

    三番两次被人甩脸色,祝明朗也是有脾气的,何况自己还是代课老师,学生哪有在老师面前这样故作清高的?

    止住了想一脚踩在这人臭脸上的冲动,祝明朗目光落在了南烨和那个南氏少年的身上,就这两人看上去正常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没有说话,反倒是那位长发的南氏女子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寻觅到了一些皮鳞,它们确实就躲在巨林里,而且这群妖魔并不擅长隐藏。考虑到那些小妖和魔灵的实力,我们不敢深追,做了记号后,这才前往红莲城告知坐镇老师。”长发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前往,会跟丢吗?”祝明朗点了点头,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南氏子弟应该有受训,比金师兄他们行事谨慎多了,毕竟是大家族中走出来的,肯定有更有经验的长辈们带他们出过远门,教导过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学院方虽然也会有老师带队出游,但学员数量太多,很难做到每一个学员都培养成这种意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可以找到它们。”那长发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往巨林,一路上那位长发女子都在找寻那些妖魔留下的皮屑,包括一些排泄物,也是她用竹片去查看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祝明朗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怎么这种脏活累活,让一个女孩子来干,这几个着装华贵的南氏子弟在干嘛??

    “庐文叶,你不是做了标记吗?”南昭冰有些嫌弃道。

    “是人类的牙齿……它们好像又吃人了。”庐文叶平静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姓南和不姓南的区别吗,祝明朗有留意到这位叫做庐文叶的女子衣着上明显要简单朴素一些,大概家里也不是特别宽裕。

    多半是旁系子弟,在这群南氏子弟面前地位要低很多,毕竟队伍里还有另外两名南氏的女子,她们对庐文叶的行为就特别厌恶。

    祝明朗递了水,给这个不受待见的女学员洗洗手,开口问道:“那我们追踪的方向就没有错了,得尽快处理掉他们,不然还会有更多人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群囚犯,妄想趁乱逃走,管他们死活干什么。”南昭冰说道。

    不管祝明朗说什么,这个南昭冰是一定要顶一句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庐文叶擅长追踪,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而且她开启灵力时,似乎也可以看见别人察觉不到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让祝明朗对这个女孩有些刮目相看,若当时她在自己的队伍中,那位杨师妹应该可以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有打斗过的痕迹,难道有其他牧龙师?”庐文叶见到了脚下一些破碎的鳞皮,将它捡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小盒子里。

    “这边的树木断了,好想还是大型生物。”南烨小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祝明朗往前走去,发现土壤有被冲撞开的沟壑,还有一些摩擦的深痕。

    血迹没有干,表明打斗就发生在不久前,这样倒是可以让他们在这片松林中更快找到目标。

    只是,和那些妖魔打斗的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庐文叶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紧随庐文叶,松木众多,飞鸟伪龙已经不适合骑乘了,只能够让它们跟随在后面,由一个人来看管。

    其他人行进速度加快,可以看到南氏子弟中,已经有人召唤出了几头成长期的绿林之龙来,这些龙实力并没有到达龙子级别,龙威并不强,不用担心打草惊蛇,同时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古松更多,树干都可以遮蔽视线,而且逐渐有一些矮丛阻挡在前。

    那些绿林之龙懂得绿林魔法,植物在它们的操控下自己退散开……

    “吼!!!!!!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巨吼震彻古林,登时狂风大作,那几头成长期的绿林之龙吓得纷纷后退,竟然没有勇气再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庐文叶,你去前面看看情况,我们召唤龙兽。”打扮精致额上有金饰的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,你在这等着。”祝明朗拦下了庐文叶。

    作为代课老师,自然不能让学生们以身犯险,尤其是想到了鲁莽行动的金师兄、杨师妹他们,祝明朗可不想再看到有好端端的女孩丧命。

    “让他去。”南昭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祝老师一起去吧,有什么情况,也好通知大家包抄这些妖魔。”庐文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看看,我会用笛声给提示大家行动。”南烨此时也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祝明朗还没有召唤龙宠,白岂在沉睡,每经历过一场战斗后,它都要会进入一次比较长的睡眠期,毕竟还只是成长期,它需要多多休息。

    大黑牙就算了,它那体型很可能卡在树木之间,有情况的时候再唤它出来也不迟。

    倒是神木青圣龙,消化魔珠的速度非常惊人,此时已经有醒过来的迹象,而且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,感觉是完全迈入到成长期了。

    属性契合的缘故吗?

    当初大黑牙消化暴鲶妖珠的时候,可用了一些时间,怎么神木青圣龙才几天就直接进阶了!

    “吼~~~~~~~~~~!!!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暴吼,这时灵域里的神木青圣龙完全睁开了眼睛,似乎是被吵醒了,它慢慢的张开了铁木扇一样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,我们看看情况。”祝明朗对小青卓说道。

    穿过像森林墙一样的成排古松,祝明朗、庐文叶、南烨三人终于看到了血迹的来源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追踪的打斗竟然没有结束,在那些粗壮的古松林下,有一只恐怖至极的鬼妇邪蛛,它正在与某个体型庞大的生物对峙着。

    鬼妇邪蛛的爪子颀长锋利,如一根一根血红色的矛那般扎入到土壤中,而它的身躯似一个爬行巨大的女人,乌黑色的鳞皮包裹了全身,腹部鼓胀、蠕动,宛如里面还有一个硕大的胎儿!

    “呜哇!”

    鬼妇邪蛛突然大呕,竟活生生的吐出了一头红蛛来,这红蜘被黏稠的体液卵包裹着,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就挣脱了出来,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红蛛的头颅,正是一颗面目全非的人脑袋。

    犹如被消化了一半,然后再与鬼妇邪蛛腹中的蛛胎结合,由于这人头红蛛爬出来时正好是面朝着祝明朗等人这边,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嘴里缺了一颗门牙!

    庐文叶脸色苍白,她第一时间联想到了那颗人类的牙齿……

    幸好这人头红蛛心智似乎不高,它受到鬼妇邪蛛的控制,正转向它们真正的敌人,那头发出吼叫、体型庞大的生物。

    龙!

    与鬼妇邪蛛搏斗的正是一头龙。

    并没有牧龙师在附近,那是一头野生的巨龙。

    魔灵食龙,鬼妇邪蛛这是在狩猎一头龙啊!

    那龙浑身青绿,鳞片似铁叶,翅膀更是一半为肉一半为木,最让祝明朗惊诧的,正是这巨龙的一对青色竖瞳!

    森林巨龙!!!

    祝明朗此时在留意到,自己所处的正是一片古松林,离自己曾经到访过的龙崖应该是同一座巨林,而眼前这头被魔蛛与妖群围攻的森林巨龙,不就是小青卓的妈妈!

    祝明朗再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,在森林巨龙的背后,还有一头体型更小的森龙,额上有一个大大的疤痕,即便蜕变到了成长期,那疤痕也没有淡去的迹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