釜底抽薪

陆宁默然,想是永宁很赞同尤五儿,也认为后妃出行,服饰要更保守的好。

    实则,这保守之风,慢慢的,可就不仅仅是宫内,而是会影响到自己统治下所有子民的服饰风格。

    这个尤五娘,显然是听闻了苏小小的事情就开始按照她身材令宫人帮她裁剪服饰,身材描述,自然是贵儿传回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,给这苏小小做后妃裙做什么?

    耳畔三刀还在低语:“此称为女御裙,御妻皆可赐装,以肩纱花色为品,苏姑娘肩纱无花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知道圣天子的疑惑,而是正说到这里,恰好解答陆宁的疑问。

    至于姑娘这个称呼,在宫内早就已经很普及,和小娘子之类的含义一般。

    陆宁听了微微颔首,也就是,实际上这种裙裾在永宁看来,还是不够庄重,是以只是御妻的常服之一种,只有最末三等的贵人、御女、采女才会穿,又用三种肩花区分。

    苏小小名份未定,当然也就肩头无花。

    此时,见三刀和先生一直低语,先生神色好似有些不悦,苏小小就有些惶恐,低头看着雪白长长裙裾,裙裾内有几圈细细竹撑,微微蓬起,是以裙裾不用拖地那么长,旁人也看不到她裙裾里的小巧又精美的木履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双木履,高高的鞋底又中空,很是轻便,但上面只是几条红彤彤绳带,绑着雪白蚕丝袜,粉色绸裤到足踝,蚕丝袜又清爽,令她觉得自己光着脚一般,虽说夏日里,这样真的很舒服,外人又根本不会看到,但总觉得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不过四刀说起,先生家里的规矩,穿此裙必须配这种木履,她便不得不穿,实际上,木履鞋底略有些高,便是有人趴地上,也仅仅能看到鞋跟罢了。

    是自己穿着,老爷不喜欢吗?

    苏小小不安的想。

    “小小,你就坐一旁吧,来,给小小做点甜品来!”陆宁吩咐一声,四刀忙跑出去厨房知会那大师傅,驿馆厨师也是军汉,一切食材都是田绍斌等出去采买,而且,从不在固定商行买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……”

    陆宁摆摆手,止住苏小小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知道这小丫头为什么一直在外面转悠,自己吃酒,不用她在旁伺候,她心里不安而已,婢妾,且不用做女红等等活儿的婢妾,正经工作说起来,除了床底间取悦主人,好似也就伺候主人和宾客吃酒了。

    所以,自觉得是自己小姨太太的苏小小,才会有些着急的在外面转圈,自是举得她这样下去,根本就是个小米虫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,便是三刀四刀,自己都不用她们伺候这种酒局,苏小小也是一般。

    现今伺候酒局的,是驿馆的一个伙计。

    “朱都头,还请自重!”向圣天子禀过内宫事项后重新肃立在陆宁身后的三刀,见朱崇俊一直偷偷瞥苏小小,不由蹙眉,虽然不知道圣意如何,甚至自己和四刀称呼苏姑娘为“小主母”都被圣天子禁止,但苏小姑娘,自也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偷看的。

    朱崇俊立时闹了个大红脸,若平日有哪个府邸婢女敢这样和他说话,他早就拔剑,但现今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却没什么火气,更不想让那小仙子觉得自己特别粗鲁,端起碗,大口喝酒掩饰窘态。

    “你就好好坐下,在旁边吃甜品,听我们聊天就行了,听得无聊,就回房休息!”陆宁指了指旁侧桌台。

    没办法,自然不能违拗老爷的意思,苏小小点了点小脑袋,“是。”木履哒哒声中,慢慢走到旁侧桌台坐好。

    陆宁看向朱匡业,笑道:“刚才好像说到战阵之事,老将军和小都头出身名将门阀,巨剑队的名声我也早有耳闻,但当今之世,正是风云变幻英才辈出之时,抱残守缺却是不必了,田指挥,就让老将军和小都头见识一下你破甲营中的神火击如何?”

    田绍斌一怔,随之就明白,文教授也不喜欢听这两个唐将吹嘘,是以要用神火击震慑他两个。

    田绍斌虽然常听神火击大名,但却没见过,那是只有圣上的殿前亲军才有的神物,而且,只有圣天子的神力,才能打造此物,天下工匠,都不能仿造。

    圣天子日理万机,哪有时间整日做工匠事?这神火击自然没多少。

    “神火击?”朱匡业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朱崇俊神思不属,好像没听到陆宁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陆宁对身后三刀做个手势:“去院中,试神火击!”

    三刀立时大喜,其实这火铳,她还真没开过几次,但每天都要上油保养,实在麻烦的很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就在三刀准备跳出去的时候,陆宁喊住她,眉头也蹙了起来,突然沉声道:“有人想袭驿馆!正在外堆柴泼油准备放火。”

    朱匡业一怔,随之笑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朱崇俊这时也回神,不满的道:“教授是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田绍斌等齐国军卒都用“教授”尊称陆宁,是陆宁喜欢这个称呼,朱匡业和朱崇俊见状,便也用教授尊称齐国使者,却是因为不想给这齐国使者太高的礼遇。

    陆宁却已经对苏小小道:“来。”

    苏小小呆了呆,她要留下,先生倒是郑重其事跟她说来着,怕这几天会有什么事端,一旦出事,她只管躲他怀中就是。

    但怎么躲先生怀中?这却不懂了,何况,先生是文人,也不知道先生说什么躲他怀里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四刀也从厨房飞快跑回来,和三刀立时一左一右,架着苏小小到了陆宁面前,苏小小晕头转向,就觉得被一个强壮臂膀环住,“先抱着我脖子。”这是先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小小心中混乱一片,又羞又怕,接着,便觉得腰腿都被束缚,身子紧紧贴在了先生身上,便是双腿也被抬得屈膝,这样她小小身子就是蜷曲在先生胸前。

    说来慢,其实短短瞬间,那三刀四刀已经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绳索将苏小小捆缚在陆宁胸前,又有数片软甲也被绳索捆缚同时包裹在苏小小小身子上。

    披风大氅在陆宁身上一罩,从外面,好似根本看不到,陆宁胸前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好似发生在短短瞬间。

    陆宁暗中活动着关节。

    留下苏小小,实则本也是免得被人看到,自己将所谓女眷都送出了城,孙羽会起疑心,知道自己有所察觉,他又重新谋划,如此可能发生更不可测的变故。

    这孙羽,竟然想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如此倒也好!

    给了自己一个极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而且,尾大不掉的孙羽,本来怎么安置他,自己还犯愁呢,现今却是省了力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