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市垣四大禁地

“倘若能把女丑的鱼龙借来,便可以轻易横渡北海,不用这么费力了。”

    北海之上,只见一条条水龙翻腾,在海面上扎进扎出,呼啸向前,苏云行走在海面上,脚下恰恰有海水所化的蛟龙飞出,将他托起,飞速远去。

    他的天船被毁,又没有等到燕轻舟等人,只好独自从北海前往天外的洞天世界。

    北海是他双目复明之后第三次来,不过第一次他是与莹莹一起寻找灵犀,从人们的梦境中穿过,进入北海,并未看到真正的北海。

    第二次来则是因为灵犀释放了被镇压在北海中的人魔,东陵主人率领天市垣鬼神前来镇压人魔。

    这次来,只有他和莹莹,以及这海中的巨物们。

    女丑的鱼龙和蟹祖,都是来自北海,北海又叫北冥,广大无边,比东海还要广阔。

    蟹祖乃是千里巨蟹,便是生在北海,可想而知北海的广袤。

    没有天船从这里走过去,不知何时才能走到天外洞天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路上他并不寂寞,莹莹坐在他的肩头,把老神王的玉简笔记念给他听。

    玉简笔记中,老神王的经历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笔记是从天市垣坠落开始。

    荧惑星与这个世界很近,比邻而居,荧惑星上的神祇便是老神王的父亲火德神君,老神王当年曾经跟随父亲参与祭祀,朝见过武仙人。

    但凡遇到大事,火德神君都要向武仙人告禀,不过在天市垣坠落之前,火德神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武仙人了。

    当发现天市垣坠落过来的时候,火德神君眼看撞击已经不可避免,立刻向武仙人求救,却没能回来。

    于是老神王当机立断,在荧惑星被毁灭之前,尽可能的带着族人迁徙,试图进入邻星避难。

    天市垣撞击荧惑星时,何止是天崩地裂?整个荧惑星都被撞得炸开,然而可怕的是天市垣没有半点损毁,依旧在撞向邻星。

    好在天市垣的速度大减,来到邻星上空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老神王发现了恐怖的一幕,邻星已经处在劫火之中,即将被劫灰埋葬!

    这里也到处都是死亡,瘟疫,战乱。

    天市垣撞击下来,带来最后的毁灭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灾难,摧毁了邻星的土著,劫火中无法生存,所以我与我的族人留在天市垣。天市垣来自大角星,那里是天栋,传说是天王的帝廷,所以我做了这个新世界的神王。”

    莹莹念着老神王的经历,董医师的父亲来到他们的世界,比三圣皇时代还要早,那时候外界还是劫灰劫火。

    老神王在天市垣发现了四处禁地,第一处禁地叫做幻天居,那是一片仙宫的遗迹,进入遗迹之中,会遇到各种幻境,不知道自己是身处在真实世界还是幻境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“在幻天居中,我活了一百零八世,最终醒悟过来,走出幻天居。但是与我同去的那二十四个同族俊杰,却都没有醒来。”

    莹莹念道:“我走出幻天居时,回头看去,看到他们已经变成白骨。我还看到仙宫的废墟中有一只一丈长的玉眼,高约四尺,大概是那玉眼造成我们的幻觉。等在外面的族人见我归来,告诉我外面已经过去了一百零八年了。我于是封印了这片幻天居,不过在之后的千百年里,那枚玉眼还是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噩梦里。那会是仙人的眼睛吗?”

    苏云心中骇然,老神王陷入幻境,在幻境中活了一百零八世,外界也过了一百零八年,换做自己,恐怕便会老死在幻天居中了!

    第二个禁地叫做后廷。

    后廷的意思是帝后的宫廷。

    关于这段记载,便香艳许多了,但香艳中也带着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老神王闯入这片禁地,只见宫闱深深,这里仿佛是天外之天,天香沁腹,来来往往皆是国色天香的美人。

    “老神王一脉,是火德神君的血统,血统极高,但是书中说这后廷中的女子,比老神王的血脉还要高,人儿也比老神王一族的美人更美,像是不真实一般。”

    莹莹一边阅读,一边道:“这里的女孩像是天人,找不到半点瑕疵。老神王很谨慎,询问女孩们这里是何处,一个宫女告诉他,这里是后廷。有女孩惊慌的说,天后来了,见不得男人。于是把他藏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云一边赶路,一边听得入神,连忙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莹莹继续阅读玉简,道:“老神王还是被抓住了,他见到了天后,但天后并不像是宫女们说的那样不近人情,反倒邀请他观览欣赏后廷的仙境。天后告诉他,这里叫做天栋洞天,曾经发生过一次意外,男人死去了,只剩下她们这些孤寡,把自己封印在洞天之中,不见外人。

    “老神王在后廷中流连忘返,日久生情,不知不觉间便是千百年过去。他突然醒悟过来,说自己还有家室在外,想念亲人。天后落泪,哽咽道,夫君若是离开,便是断了仙缘,再也回不到这里来了。老神王只说去去就回。

    “天后见他去意已决,便不再挽留,对他说,她已经感孕,要老神王百年之后回到这里来。树下会有一个婴孩,那婴孩便是两人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老神王天旋地转,出了后廷,只见自己站在一株老树下,身处在废墟之中。仙宫深沉,宫殿中到处都是白骨,后廷的温柔乡全然不见踪影。他四处搜寻,找不到了宫女和天后,他记下老树的位置,匆匆往神王殿赶。

    “事后,他屡次回到那片废墟,始终不见佳人。等到百年之后,老神王在梦中又见到了天后,对他说他们的孩子出世了,要他去抱回来养育。

    老神王来到那株老树下,果然看到一个婴孩,于是抱回家,取名为奉,意思是恭敬的接受。”

    莹莹把这枚玉简上的讯息读完,道:“老神王后来把后廷封印,免得外人闯入。有时候他做梦,还是会梦到天后,与他在梦中相会。”

    苏云不由怔然,喃喃道:“董医师是老神王与天后的孩子?不过,这天后到底是人是鬼?还是说,她是一具尸体?”

    莹莹咬着笔头苦苦思索,随即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说不定,天后只是那株树化作的老妖怪,老神王与树生下了董医师……不过董医师的确长得漂亮,不像是凡人。难道天后死后化作了鬼,与老神王生下威尼斯娱乐平台怎么注册账号 董医师?”

    她把笔头咬出牙印,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另一个禁地叫做悬棺。

    悬棺是悬挂在一座仙山上的,老神王的伤便是在那里留下的。

    老神王想去看看悬棺中到底埋葬的是什么人,于是前往那里,随着他接近,便见悬棺中汩汩流出鲜血,鲜血化作魔怪,向他扑来。

    等到他接近悬棺,跟随他前来的高手已经死伤殆尽,老神王威尼斯娱乐平台怎么注册账号 倾尽所有力量打开悬棺,回来后便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苏云连忙道:“莹莹,你只说他受了伤,却没有说他看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莹莹摇头道:“玉简里也没有说他看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云疑惑:“老神王既然去探险,那么为什么不说出自己探险的结果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不可说吧。”莹莹想了想,道。

    老神王受伤之后,经常咳血,身子日渐沉重,不过他麾下的天将们又发现了一个禁地。

    帝廷。

    “帝廷!”

    苏云不由激动起来:“莹莹,快把帝廷的故事讲与我听!”

    莹莹翻了翻玉简,面色古怪,摇头道:“天市垣帝廷的经历,被老神王隐去了,只有最后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苏云怔然,从她手里接过玉简,果然,玉简中的大部分的文字都被封印,以性灵读去,只能看到一片片混乱的光晕。

    没有被隐去的文字,则是说老神王从帝廷归来,用尽所有的力气封印帝廷,然后安排自己的后事。

    关于帝廷中的一切,都被老神王隐去。

    想来帝廷之行过后,老神王便死在神王殿中,之后便是少年董奉继位,天市垣坠龙,领队学哥、莹莹和韩君格龙,葬龙陵案爆发,小神王被夺权,乾天将篡位称神王。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玉简中的内容,便须得破解他的封印。”

    苏云一口真元吹出,手中玉简滴溜溜旋转飞出,在海面上越来越大,化作一面巍巍青玉石壁,高达数百丈,上威尼斯娱乐平台怎么注册账号 面文字大部分被光晕覆盖!

    “莹莹!”苏云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莹莹振动翅膀,漂浮在玉璧前,伸出小手按在石壁上,顿时嗡的一声,笼罩石壁的光芒立刻发生变化,各种奇异的符文浮现出来!

    “一种类似于小虚空的封印之法,对于这方面的研究,元朔并不高明,但是海外剑阁中的研究就很多了!”

    莹莹将苏云的天道令祭起,推开天道院门户,闯了进去,过了片刻取来一大摞书籍,一边看,一边破解青玉石壁上的封禁。

    苏云则一手托着这面数百丈高的玉璧,一边继续踏海而行,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莹莹欢呼一声:“解开了!”

    她振翅飞回苏云肩头,石壁则滴溜溜旋转,还原成一根玉简。

    莹莹捧着玉简,讲出老神王隐藏的故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第四个故事,是求票,是票票和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