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云的乌合之众

秦武陵的出现,让莹莹也是心神大震,怔怔的看着秦武陵,一时间难以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真的没死?不对不对,他的确死了,人魔和龙灵都确认过!”

    葬龙陵案不可能出现更多的可能了,因为莹莹也是经历者之一,她解开被韩君封印的记忆之后,真相基本上明了。

    突然,焦叔傲走到苏云身边,递过来一个纸角,苏云低头看去,只见纸上写着一个字:“皮。”

    “皮?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……”苏云心头微震,向梧桐看去,梧桐脸色淡漠。

    苏云压下心头的悸动,向秦武陵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大秦云都,恭候大驾。”

    秦武陵侧身,让出道路。

    苏云经过他的身边,莹莹直直的看着他,秦武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莹莹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梧桐,你说的皮,是什么意思?”苏云离开丞相府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莹莹怔了怔,不解的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“秦武陵只是一张人皮。”

    梧桐淡淡道:“秦武陵的性灵寄生在丹青笔上,他试图从笔转移到自己身体上,尝试变成半魔。然而他却忘记了一点,那时的他已经寄生在笔上,他已经不是人了,而是怪。怪的性灵寄生到尸体上时,是无法变成半魔的。”

    苏云疑惑道:“所以?”

    梧桐道:“所以他只能利用秦武陵的皮囊,并非是真正的秦武陵。秦武陵,应该是他的第一个皮囊。从那之后,丹青搜集的皮囊便越来越多。他在面对你时,担心你对他不利,所以出动他搜集到的所有皮囊。而秦武陵皮囊,是乱你心神的杀手锏。”

    莹莹失魂落魄,不知道有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“此人面目太多,不可信。”焦叔傲道。

    苏云皱眉道:“笔怪不是他,温关山不是他,秦武陵也不是他。那么,哪个才是他的真身?”

    梧桐摇头:“我适才在探查时,发现无法进入他的内心。他曾经败在罗余烬之手,我担心他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苏云皱眉,过了片刻,舒展眉头道:“那么,我们便去见另一个人,比他心术还要不正的人。”

    东都太尉府。

    一个个面具从墙壁上脱落,各自落地,长出四肢,在地上墙上飞速攀爬奔跑。

    有的面具还躲在墙壁后面柱子后面,鬼鬼祟祟的偷瞄苏云。

    苏云和薛青府对面而坐,梧桐坐在旁边斟茶。

    苏云向梧桐低头称谢,询问对面的薛圣人,道:“圣人当年留学海外,应该遇到过罗余烬罗圣皇吧?”

    薛青府微笑道:“大秦罗圣皇,海外天庭神帝,我都曾拜会过。”

  &nbsalon365 首页 sp; “他是人魔,我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苏云举杯,道:“他是人魔,你有对付人魔的经验。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顿时所有的面具都露出骇然之色,纷纷躲藏,似乎不敢听苏云的话。

    薛青府却面色不改,瞥了梧桐一眼,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来找我之前,已经找了另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苏云没有隐瞒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薛青府冷笑道:“然后你发现他靠不住,想请我一起过去钳制他。”

    苏云再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薛青府沉默片刻,道:“他的确靠不住,他早已投靠了罗圣皇!你去见他,可以说是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道:“当年我正值新旧之交,有几天虚弱期,必须要避开他,免得被他寻到,暗害了我。所以我前往海外,在我心中,海外一直以来都是蛮夷之地,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人物。我在那里却遇到神帝这样的存在,也遇到圣皇罗余烬。没想到他也跟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薛青府冷笑道:“秦武陵早已不是当年的秦武陵了,他早已被罗余烬折服,变成了罗余烬的狗!不过你放心,我自有针对他的办法!”

    苏云起身,道:“既然如此,有劳圣人了。”

    薛青府起身相送,若有意若无意道:“昨晚皇宫中有剑光斧影,没有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皇帝。”苏云淡淡道。

    太尉府中的面具们纷纷从角落里探出头来,窃窃私语,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薛青府沉吟片刻,笑道:“我明白了。对付罗余烬,我一定会到场,为铲除人魔,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苏云客套两句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梧桐道:“这两人都不可信。他们两人当年,一定都在人魔余烬的手中吃过亏,而且是很大很大的亏!”

    苏云停步,看着她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梧桐道:“我深知罗余烬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他面对出色的人才时不会杀你,而是折服你。他会给你尽情施展你的才华的机会,让你施展出一切手段,针对他,对抗他,甚至杀他。最终,你走投无路,让你不得不投靠他,对他再无半点的反抗之心。被他折服的人,很少胆敢再度反他!”

    苏云笑道:“但是你却反了他。”

    梧桐道:“我是人魔。一个人魔,绝不可以去相信另一个人魔。他相信了我,所以他输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向前走去,笑道:“他们二人,的确不值得信任,但他们二人比人魔还像是人魔。毕竟……”

    苏云回头笑道:“当年连你和龙灵,都不是败给了他们?”

    梧桐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苏云走后,薛青府则施施然来到天牢,进入天牢最底层,笑道:“你报仇的机会来了,温丞相。”

    锁链晃动,哗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一只身躯庞大的半人半狗的怪物被镇压在这里,周身被锁链锁住,挂在空中。

    那怪物嘶吼,腥臭的气浪扑了薛青府一头一脸。

    薛青府微微一笑,不以为意,随手一挥,那狗首人身的怪人周身锁链断开,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薛青府笑道:“随我去海外一行,我给你报仇雪恨的机会!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温关山和帝平依旧留在朝堂上,总理朝政,而秦武陵却已经登上前往海外的楼船。

    “韩君啊韩君,你以为我料不到你的下一步?”

    秦武陵站在船头,背负双手迎面波澜壮阔的大海,微笑道:“我拿下杂圣,大获全胜之下,你以为我有猫捉耗子的心理,故意把杂圣镇压在天牢中折磨取乐?我不会留下任何破绽,如果有,那就是我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,笑得很是快意。

    另一边,苏云终于等来了圣佛和道圣。

    这两尊圣人去寻找旧圣绝学的顶尖高手,终于归来,苏云看到道圣和圣佛寻到的这些高手,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他在这些人中,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!

    他在丞相府见过这些人,正是温关山的身外化身!

    不仅如此salon365 首页 ,他还看到了挂在太尉府墙壁上的一些面孔,却是薛青府的化身!

    苏云定了定神:“这一窝子腐朽之辈……薛青府温关山,快要把元朔朝廷掏空了!”

    好在这里面还有其他人,苏云看看那个头顶雷击不断的儒士和身边的少年,心里既是欢喜,又是头疼。

    他还未近身,便挨了好几记雷击。

    “圣佛和道圣,果然是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太阳穴突突直跳,不知是被雷劈的还是被气的,心道:“他去请旧学的高人,请来了薛青府和温关山的化身不说,连灵岳先生和花二哥也请了过来!灵岳先生和花二哥,他们是儒道新学的人!”

    “小云!”

    花狐很是兴奋,不断往苏云跟前凑,一道道雷霆咔嚓咔嚓劈在苏云的脑门上,苏云额头上一行鲜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云!你最近做的坏事不少!”花狐惊讶道,他愈发英俊了,与苏云站在一起,丝毫不落下风。

&nbssalon365 首页 p;   “二哥,你离我远一点,便没有天雷劈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好不容易把花狐撵走,继续打量剩下的旧学高手,脸色微变,他看到了有几个老者身着火云洞天的服饰,衣襟边绣着火云洞天的符文!

    “火云洞天的长老团!”苏云头大,眼角乱跳。

    火云洞天的景召洞主已经退位,让位于鱼青罗,但是火云洞天的长老团和其他子弟,对鱼青罗去海外学习新学的事情并不满意,早有换一个洞主的念头!

    更为关键的是,苏云现在也可以催动火云洞天,若是被这些气势汹汹的长老团发现此事,连苏云也摆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道圣和圣佛老神在在,似乎对自己请来的人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人脉真广。”道圣感慨道。

    圣佛道:“这是我们四大皆空,与人友善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苏云脸色不善,转头看向一旁的大海,水手正在喂养海龙,海龙长鸣,惊散海鸟。

    他们将会乘着楼船前往海外的西土大陆。

    而麒麟等人则在加紧疗伤,以备不测。

    通天阁,藏书界,白泽正在整理书籍,让书怪笔怪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。这时,藏书界出现一道门户,罗余烬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白长老。”

    罗余烬见礼:“这几日,我听闻禺虢、睚眦、狻猊等长老纷纷遇袭,特来保护白长老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白泽摘下头顶装饰用的羊角,丢在一旁,淡淡道:“他们遇袭,不正是你下的手吗?”

    罗余烬哈哈大笑:“听闻白长老精通天下一切神通,我很想领教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嗯,临渊行的作者后台显示是第四卷,第二卷是VIP卷,但是网页端显示的是第三卷,没辙了,起点BUG~~